接上文,香港民航处在收到市民投诉大疆黑飞的线索后虽是一脸懵逼,但也着手开始调查此事。谁注册过黑飞机型?哪些时间有飞行申报?

SUA系统中查询黑飞无人机是否注册。

(民航处SUA系统 来源:https://esua.cad.gov.hk/web/?lang=zh_TW)

经查询,符合Inspire 3无人机规格且在香港作业的唯有一台,当时处于Inspire 3无人机发售前夕,参与Inspire 3工程机测试的飞手为不提前泄漏产品名称,在民航处SUA系统中仅以产品型号“T740”注册。

于是SUA系统中唯一合规作业的Inspire 3飞手接到了民航处调查,飞手也通过DJI Pilot 2飞行记录自证清白。此时答案浮出水面,为大疆拍摄Inspire 3宣传片两次来港的签约飞手“David Lee”,是彻头彻尾的黑飞。

4月下旬民航处联络大疆公司问询后,明知Inspire 3黑飞拍摄的《摩登香港》大疆却迟迟未从Youtube下架。经投诉人多次向民航处询问,大疆才不得已拖到5月8日下架了该视频。而在中国大陆的情况就更恶劣,该视频直到6月中旬依旧在大疆官方微信视频号中存在。

民航处对于大疆黑飞违反小型无人机令造成的恶劣影响,仅回应以按既定程序跟进,详情不方便透露,距离事发已过去了8个月。以上结果既是对遵纪守法无人机用户的讽刺,也是民航处一拖再拖对无人机巨头大疆违法黑飞的容忍。

如一直无法得到内地相关部门的协助,可能香港警方要等到违规黑飞的“David Lee”再次踏足香港才能完成拘捕和惩戒,又或者那时候香港市民早已将此事遗忘。

现在我们翻翻旧黄历,2017年成都双流机场据称有无人机扰航,大疆曾悬赏一百万寻找举报线索,对黑飞深恶痛绝。

(来源:百度搜索结果)

而到2023年,大疆与黑飞香港的飞手同流合污,将DJI Inspire 3黑飞宣传片全世界传播……不是我不懂这社会,只是大疆君子豹变 。又或者已经成为无人机巨头的大疆,对于自己能摆平的事件,也不再有那么多遵纪守法的顾虑。

比DJI Inspire 3发布稍晚的DJI Mavic 3 Pro宣传片,亦是由旅游博主在挪威特罗姆瑟机场禁飞区拍摄,避开人从阳台黑飞,起飞点位置距机场直线仅3公里左右。

(来源大疆天空之城网站:https://www.skypixel.com)

大疆的天空之城航拍视频有多少用户是合法拍摄笔者不得而知,只是传播这样的视频会变相鼓励无人机飞手,为了拍到更好的画面不择手段,不顾法律法规与安全去黑飞。长此以往,我们可能很难再分清是大疆的天空之城还是大疆的黑飞之城。

因此,不管是个人或机构,飞行无人机务必遵守当地相关法规,依规注册无人机并向管理机构提交飞行申请,获准后再根据飞行计划在审批空域内开展飞行活动。管理部门也应持续加大查处力度,让黑飞者切勿抱有侥幸心理,违规飞行触犯相关法规的,警方将根据情节严重情况依法追责。

全文,完。

无人机巨头大疆香港黑飞事件视频版:
YouTube

本地

Avatar photo

作者 大疆 [72次浏览]